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舞阳县统一战线庆祝建党100周年征文展2
 
发布时间:2021/7/26 16:44:51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我县举办统一战线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周年优秀文艺作品展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为讴歌中国共产党百年辉煌历程,展现100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和带领统一战线各界别各阶层奋发图强、砥砺奋进,在不断推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道路上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推动我县新时代统一战线文艺事业繁荣发展,彰显全县统战成员身在党外心在党内的家国情怀,县委统战部组织开展了全县统一战线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文艺作品征集活动。

各乡镇、县直各单位及县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县网络界人士联谊会、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等统战组织积极参与,踊跃投稿。参赛作品反映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我县统一战线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记录其中涌现的英雄人物、光辉事迹;讴歌中国共产党与统战成员精诚团结、一往无前的英雄气魄和大无畏精神,塑造了统一战线英雄群像;记录统一战线成员在县委的领导下,积极投身脱贫攻坚、城镇建设、招商引资和乡村振兴等中心工作,担当作为,拼搏奋进,充分展示了全县统一战线务实重干的良好精神风貌。我们收到的文艺作品,坚持“两为”方向,贯彻“双百”方针,准确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征。这些作品大多体裁为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作品内容紧扣主题,篇幅适中,内容充实,情感充沛,抒发了全县统一战线爱党爱国的真挚情怀,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和感召力。现将部分优秀作品予以展示,敬请关注!

 


读书的日子
包素娜

我读书的启蒙老师是我的父亲。

很小的时候家里没有什么娱乐节目,还没有买电视,父亲在我的印象里不是干活就是看书。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要看上一会儿书,等躺在床上,他就给我们讲故事。弟弟总说父亲的被窝深得像红薯窖,里面藏了很多很多的故事。我却知道父亲的故事藏在大衣柜的顶层,那里放着厚厚的一摞书,我觊觎已久。

可那时的大人们是不允许孩子看这些书的,那时它们还不叫课外书,统一叫做“闲书”。顾名思义是闲暇之余消遣用的,我们小孩就应该读课本,不能看闲书。可每听一次父亲讲的故事,我就对大衣柜里的那摞书垂涎一次,它们对我来说像万花筒百宝箱那样有魔力。终于有一天,实在抵挡不住好奇心的诱惑,我趁家里没人,搬着凳子爬上了大衣柜顶层。激动到极致的我颤颤巍巍地拿起一本又一本的书,有《语文笑话》《七侠五义》《岳飞传》……看着哪一本都舍不得放手,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我想了一个自以为很高明的主意:父亲看书拿上面的一本,我就拿最下面的一本来看吧。就这样,《岳飞传》成了我读的第一本课外书。

那时正值秋收,白天大人下地干活,我就窝在里间看书,只在奶奶再三呼唤下,才把书塞在枕头下面匆忙跑出,一度被奶奶怀疑干了什么坏事,又找不到蛛丝马迹。午间去场里看场,换父母回家吃饭,把书藏在衣服里捂着肚子去,在场里没人打扰看个够。可能那时也就上一二年级吧,一本《岳飞传》看了几遍还是一知半解,现在想来什么情节都记不住了,只记得“金兀术”,不仅因为他是岳飞的大敌,更因为不知道第二个字读什么,每次跟弟弟讲起,就叫“金啥术”,后来才发现原来第三个字也读错了。但那时,真的像着了魔一样地读了一遍又一遍,读了一本又一本。

大概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小学初中酷爱武侠小说,古龙、金庸、卧龙生看得如痴如醉,别说整本小说,哪怕是半本,小半本,前没头后无尾也不放过。为了借到同学一本书,求爷爷告奶奶,借的人多了,就后面排着大长队地等。没书的空窗期,就写书解馋,在自己构想的江湖里写几页,读几页,自娱自乐。上班后一个同事听说我是武侠迷,大惊叫到:“喜欢武侠?你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大跌!”我却为自己比他多了一片江湖而得意了很久。

上师范后开始了琼瑶热,又赶上书店可以租书,真是宁愿不吃饭都要租书看。一天五毛钱的租金,难得不回家的星期天就像过年一样。开书店的姑娘是我们公认的美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坐在柜台里悠闲地吹着泡泡糖,让我们这一群喜欢看美女的女孩大饱眼福。租了书回到宿舍,一人抱一本,一会儿上铺擦泪,一会儿下铺狂笑,像一群神经病撞在一起,活在书里。
慢慢地,视野开阔了,看的书多了,最开始的经典就是参加自学考试时,必考的现当代文学。《半生缘》《家•春•秋》《边城》《狂人日记》……真正读了经典文学之后,才知道了浅薄与深刻,才明白读书并不止哈哈一笑或潸然泪下,它带给人更多的是思考,而思考会让人脚踏实地地生活,更好地成长。

如果说我有什么写作的优势,那就是我在幼时便对书有了异常的兴趣。我想这不是天生所得,而是爱读书的父亲无意间为我打开的阅读大门,让我一头扎进去,再也不想出来。
感谢父亲,感谢那些年读的那些书。